您的位置:领导论述
领导论述
 
 

应重视对农村乱建寺庙问题的治理

时间:2018-09-26 来源: 浏览次数: 文字大小:

  近年来,我国一些农村地区以发展经济、促进旅游和繁荣文化为名大兴建庙之风,当前甚至有“顶风”造庙的趋势,形成了一批处于政府宗教工作部门管理之外的、非法的宗教活动场所,大大增加了农村宗教治理的难度。农村乱建、滥建寺庙推动了农村宗教的非正常发展,如果不加以及时妥善治理,还会助长农村封建迷信之风,引发权力寻租、灰色交易等腐败行为,破坏农村和谐稳定发展的局面。

  农村乱建寺庙带来的不良影响

  以发展经济为名,行修建寺庙之实。调研发现,在农村地区一些未获批准的寺庙之所以能够建起来,与一些村干部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一些村干部以发展经济的名义大兴寺庙建设之风。一是对上争取支持。一些村干部以发展乡村旅游为名向上级争取政策、资金支持,把批准的规划用地用于寺庙建设,把争取到的资金用于寺庙道路铺设、通电、通水,名曰服务乡村旅游。二是对下集资“众筹”。修建寺庙除了一些企业家出资外,还有一部分资金来自于信众和村民的“捐献”,虽名为自愿,有的实为信仰绑架,无形中加重了农民的经济负担。三是充当“服务员”。部分村干部通过自己所掌握的人脉资源,竭尽所能为尚不够登记条件的寺庙争取合法地位,办理土地、规划、宗教等手续。

  商业资本介入推波助澜。当前,一些企业家赚钱之后返乡回报家乡,不再关注修路、建学校,而是热衷于恢复、整修、重建庙宇。调研了解到,投资农村寺庙建设的资本主体主要有以下3类:一是一些信奉金钱至上的企业界人士。他们投资建庙以赢利为目的,大搞“宗教搭台,经济唱戏”,本质是打着宗教旗号谋取经济利益,将佛教作为赚钱的工具。二是在企业界的佛教信徒。这部分人捐资建庙虽然也有营利需求,但主要还是出于个人信仰,他们出资但不直接参与寺庙建设,主要邀请他们认可的宗教界人士全权负责寺庙建设、使用和管理。三是自身已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寺院。调研中发现,农村中很大一部分寺庙是由一些有经济实力的寺院建起来的,这些寺院的住持一般都具有非常强的社会活动能力,热衷于建庙,身边聚集了许多企业界人士,在寺院建庙过程中也是“慷慨解囊”,大力支持。但无论哪种情形,实际上都推动了农村建庙热。

  宗教管理薄弱助长违建蔓延。一是不愿管不敢管。部分基层党政干部对农村宗教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对涉及农村的宗教问题望而生畏,将其视为“高压线”,对农村乱建寺庙现象采取回避态度,既不愿管,也不敢管,更不会管。二是网络机制不健全。目前,农村宗教工作网络与体制机制还不健全,对农村宗教活动场所缺乏统一有效的规范化管理,农村宗教管理工作紧一阵、松一阵,常态化管理机制尚未建立起来。三是缺人员缺经费。大部分农村的宗教管理还处于无专职人员、无工作经费、无办公场所的“三无”状态,就连乡镇一级,也因财政较为紧张而无法做到自觉加强宗教工作,往往是一两个兼职人员应付日常工作,对于未批先建、乱建的寺庙难以及时发现制止,工作十分被动。

  农村乱建寺庙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带来的一些不良影响应引起关注。一是助推滥建之风。农村许多寺庙的“成功”兴建,致使一些商业资本蠢蠢欲动、跃跃欲试,想从中分一杯羹。二是助长封建迷信。因为缺乏合格的教职人员,农村乱建寺庙无疑会推动农村宗教非正常发展和封建迷信活动的盛行,阻碍乡村文化和乡村文明建设。三是耗费财力物力。修建寺庙少则几万多则几百万甚至几千万,还要占用大量耕地,动用大量人力,无形中加重了百姓负担。有些村投巨资把寺庙建得宏大雄伟,学校、道路却依然破破烂烂。四是损害政府形象。一些村顶风造庙,其实是对国家政策法规的公然违抗,尤其是村干部主持或支持修建寺庙,容易造成群众误解,滋生腐败,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五是埋下诸多隐患。乱建的大量寺庙,大都游离于政府监管之外,这样就为农村的非法宗教活动、宗教渗透和邪教组织滋长提供了温床和可乘之机,如果长期放任自由,可能严重危害社会和谐稳定。

  如何加强农村乱建寺庙问题的治理

  提高对治理农村乱建寺庙重要性的认识。一是提高政治站位,真抓真管。基层党政干部要牢固树立“宗教无小事”的思想,紧密结合乡村振兴战略,充分认清治理乱建寺庙的重要性、必要性和紧迫性,以强烈的政治意识、责任意识和站在维护农村社会稳定与长治久安的高度,全力推进乱建寺庙整治工作。二是强化学习,树立正确政绩观。基层党政干部尤其是村级干部要加强宗教政策法律法规方面的学习,提高宗教政策理论水平和处理宗教问题的能力,破除错误认识,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坚决反对“宗教搭台、经济唱戏”,不以发展经济、促进旅游和繁荣文化名义支持非法寺庙建设。

  积极稳妥地开展乱建寺庙专项治理。虽然早在1994年、1996年国家就分别下发了《关于制止乱建佛道教寺观的通知》《关于制止乱建庙宇和露天佛像的意见》,但直至目前,乱建寺庙之风仍然尚未完全得到有效遏制,有些地区甚至愈演愈烈。各级党委、政府应持续深入推进农村乱建寺庙专项整治。一是上下联动。建立县(市、区)、镇(街)、村(社区)三级专项治理领导小组,组织专门力量对农村乱建寺庙情况进行一次全覆盖的排查摸底,详细了解发展动态,做到底数清、情况明。二是综合施策。立足当前,因地制宜,专项治理领导小组成员单位一对一包抓,坚决制止农村乱建寺庙之风;着眼长远,坚持常态,以村和社区组建巡查队伍,开展常态化违法建设巡查,把治理工作纳入基层组织日常工作,探索构建长效机制。三是积极稳妥实施。既要坚决果断,又要慎重稳妥,切忌简单急躁、方法粗暴;既要坚决制止和治理乱建寺庙成风的问题,又要防止违反宗教政策,任意拆毁寺庙,造成信教群众对立。

  不断夯实宗教工作的基层基础。夯实基层基础工作,及时发现问题、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是做好宗教工作的关键一招。一是健全工作网络。推动形成“镇(街)有议事机构,村(社区)有监管责任,防御关口向前移,工作重心往下沉”的工作格局,进一步建立完善县(市、区)、镇(街)、村(社区)三级齐抓共管的宗教工作网络。二是强化管理职责。严格落实镇(街)、村(社区)两级宗教工作责任制,建立健全分级负责、属地管理和责任追究制度,明确“镇、村书记为第一责任人”的责任。三是加强队伍建设。进一步加强农村宗教工作干部队伍建设,在机构设置、人员编制、干部培养、经费保障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确保农村宗教工作有人管、有人抓。四是配强人员力量。在镇(街)设立宗教工作助理员、村(社区)设立宗教工作协管员,宗教活动场所配备宗教工作信息员,及时收集有关信息,重点对辖区内的“乱象”依法进行治理。五是集众智汇众力。探索建立农村宗教工作智库,充分发挥宗教等领域专家学者在农村宗教治理决策咨询方面的积极作用,为农村宗教治理提供智力支撑。

  坚持运用法治思维与法治方式治理农村乱建寺庙问题。一是依法加大整治力度。依法取缔未经批准擅自新建、重建的寺庙,确保禁增量、减存量;对正在进行扩建但尚不具备登记条件的寺庙,依法采取相应措施将其纳入管理范围,凡属乱建的庙宇,应不予登记;对那些打着宗教旗号进行封建迷信活动或借庙敛财的场所,要重点整顿,严刹滥建歪风,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二是充分发挥僧人作用。教育引导僧人遵纪守法、遵规守律,自觉抵制乱建寺庙和露天佛像的不正之风,不得为乱建的寺庙和露天佛像工程搞募捐、化缘活动。三是做好群众思想工作。进村入户,与群众面对面,把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讲明讲透,以理服人,争取广大群众尤其是信教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对于无理阻扰、煽动闹事的应依法打击。四是建立健全政策法规。不断完善宗教事务管理的法律法规与政策规章,注重细化实化,使其更符合宗教工作实际,更加具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将反复适用、行之有效的宗教工作方面的政策文件上升为法律规范,推动宗教管理工作更加规范化、制度化和法治化。

  (作者单位:山东社会科学院当代宗教研究所)